学院首页 | 学院概况 | 教育教学 | 学科建设 | 科学研究 | 党团组织 | 学生工作 | 招生就业 | 校友支会 | 院务公开 | 安全治理 
      站内搜索
      最新文章
· 2016-2017-2生科院研究生课表
· 2017年我院大创项目申报获批情...
· 荆洪阳同志担任我校党委书记
· 我院师生实地参观天津生物技术公司
· 牢固树立“四个意识”,争做合...
      学院报刊


      友情链接

上一条:化学与生命科学学院党委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报道(一) 下一条:党员学习材料——关于金融危机的材料

关闭

 [所属栏目: 理论学习]

党员学习材料——关于巴以冲突的材料

发布人:王卫       发布时间:2009年01月12日 10:49 

巴以冲突升级与“文明冲突论”之谬误

2008年12月27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冲突再起,双方交战激烈程度堪称极致,目前造成的人道主义危机已引起全球高度关注,人们对巴以双方由冲突迈向和平的美好愿望再度被阴云笼罩。第二天,即28日,美国哈佛大学的一名教授悄然走完81年人生旅程,他逝世的消息同样引人关注,此君就是发表“文明冲突论”的美国政治学者亨廷顿。亨氏在哈佛大学执教58年,于1993年出版《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论述后冷战时期的暴力冲突并非出于各国在意识形态上的分歧,而是不同文明之间的文化及宗教差异所造成,此观点引起了广泛关注。缘何将巴以冲突升级与亨氏“文明冲突论”一并讨论?不妨先从后者说起。

说亨氏,其实是为了反驳其“文明冲突论”的谬误。亨氏固然看到世界多元民族文明之差异,甚至不同文明风格体系间可能存在的“龃龉”,然而,亨氏认为文明的冲突是对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胁,这显然夸大了文明的差异性,并将这种差异上升为国际冲突最根本的促动力,而不是诸多因素之一种,此为谬误之一。

亨氏又预测21世纪初,人类将经历非西方权力与文化的复兴,经历非西方文明内部相互之间以及与西方文明之间的冲突,并断言,人类最大的分歧在于所谓八大不同文明间的冲突,其中主要是西方文明与伊斯兰文明、中华文明等非西方文明冲突。这里不难看出亨氏关于文明间矛盾普遍性的深刻认识的确了得,然而将文明间的主要矛盾武断地定位于西方文明与伊斯兰文明、中华文明等非西方文明的冲突,抹杀各文明对话与和平发展的愿望,尤其忽视中华文明等文明圈内的人们对世界文明的良好诉求与诚意行动,此为谬误之二。

之后,亨氏又忽视或有意回避当今世界游戏规则几乎全由西方制定的历史与现实,而喋喋不休地数落非西方社会尤其是亚洲社会越来越“无视”美国的要求和利益,越来越有能力抵制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的压力……这显然暴露了西方社会自认为是上帝的选民,是“例外”,不同于地球上其他人,“替天行道”是自己神圣的职责的心态,完全没有考虑到对非西方社会尤其是对亚洲社会大多数文明而言:生存仍是第一人权!此为谬误之三。

进入21世纪后,人口膨胀、环境恶化、全球性经济衰退、不可再生资源愈发稀缺等,导致国内、国际矛盾冲突加剧,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明或西方利益长期以来建立的统治地位受到威胁,其扶植与结盟的国家同感利益危机。是故,所谓“文明冲突”背后实际上是国家利益的角逐,而亨氏乃处心积虑,意创造一个新的范式,并用这个新范式为美国等西方国家提供一个新世纪观察、思考国际关系的新视角,此为谬误之四。作为学者兼卡特政府的政治顾问,亨氏所体现的美国及西方永久占据世界霸主地位、迷恋世界警察权威、规定世界格局的傲慢、领导者心态表露无遗。

回到巴以冲突。从上世纪40年代迄今,巴以冲突早已不是新闻。追溯巴以双方文化源流,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本是同源宗教,本无理由相互戕害多年,但历史与现实中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让两个民族世代为仇。经一些别有用心的学者精心包装后,利益纠葛悄然变为基督教文明与伊斯兰教文明的文化冲突。另一边,西方大国不甘寂寞,强行把自己的利益逻辑契进中东世界,频频偏袒一方,其政策之荒谬与亨氏学术之谬误不相上下,而其危害则是使中东不安、亚洲不安、世界不安。

新年伊始,是世界各文明秉持公平、正义、平等心态与互相尊重原则,重新思考维护利益与敬畏生命的时机。愿人类文明能共荣,世界更和谐。

以色列“安全”目的不可能实现

纵观以色列十天来在加沙的军事行动,其作战意图已经非常清晰:消灭哈马斯为代表的巴勒斯坦抵抗人员,瓦解其军事潜力,一劳永逸地实现以色列的“安全”。 以色列今天在加沙的努力,与希伯莱人二千年来的愿望,现代犹太人一百多年来的努力是一致的:幸福安宁地生活在锡安。

1897年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组织在瑞士巴塞尔成立时,犹太人的意图就是很清晰的:回到锡安山重建犹太国。这个锡安山,既是具体的锡安山,又是以锡安山所在的耶路撒冷为中心的巴勒斯坦地区。所以犹太复国主义,又称锡安主义。 犹太人的目标实现了,今天世界上有一千四百万犹太人,其中六百万集中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了一个叫以色列的国家,这个国家为国际社会所承认。

犹太人的目标又没有实现。人肉炸弹、山寨火箭……始终在威胁着这个国家,虽然每年因此伤亡的以色列公民不会超过两位数,远低于很多国家的人口同比刑事案件伤亡。一个始终面临战争威胁的国家,不是正常的国家。犹太人要的是一个和平幸福的祖国。

以色列不安宁的原因并不复杂。四千年前,源于闪族的犹太人祖先希伯莱人和阿拉伯人的祖先迦南人共同生活在巴勒斯坦地区。二千年前,希伯莱人被罗马帝国驱逐出故土,但迦南人留了下来。公元六世纪伊斯兰教问世,巴勒斯坦完全伊斯兰化,迦南人的后代演化成信奉伊斯兰教的现代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一直生活在这里。与此同时,流亡世界的希伯莱人一直梦想着回归故土。

十九世纪最后二十五年,兴起的犹太复国运动开始改变这一切。1919年,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巴勒斯坦犹太人总人数是65000人,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约有一百万。今天,经过近一个世纪的生息繁衍和移民,巴勒斯坦地区犹太人约有六百万,建立了以色列这个主权国家,控制着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土地和资源,另有约八百万犹太人分布在世界各地,主要集中在美国。两小块巴勒斯坦“有限自治区”,面积小于巴勒斯坦地区的百分之十,自治区约有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四百万。另有近六百万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以难民身份散布在阿拉伯各国。

从1910年代开始,不断移居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就和当地的阿拉伯人在水源、土地、耶路撒冷的控制权等方面冲突不断,其后也受到周边阿拉伯国家的排挤。到1948年以色列建国,大规模的战争开始。在全世界犹太人的有力支持下,杰出的以色列国防军在这种“一次也不能输”的战争中屡战屡胜,1967年控制了巴勒斯坦全境。最高峰时,以色列还打出国境,占领西奈半岛、戈兰高地等处,国土扩大三倍。

发展到今天,以色列的政策是以土地换和平,很好的协调了周边各国关系。在以境内,以色列通过和阿拉法特领导的法塔赫和谈,给予有限自治,谋取和平。问题是随着这种所谓和平的发展,法塔赫失去民心,特别是阿拉法特去逝后,阿巴斯所获支持有限,哈马斯崛起,以色列谋求的“安全”无法实现。

依靠国际社会支持,埃及封锁了加沙边境。与法塔赫合作,哈马斯孤立在加沙。控制巴勒斯坦自治区的海关,现在又通过军事手段破坏了走私隧道,哈马斯的武器来源早已切断。立体进攻,定点清除,哈马斯的人力资源被迅速削弱…… 其实哈马斯已经没有多少军事力量了。几支AK47,几枚地雷,几百发山寨火箭,在世界第一流的以色列国防军面前,连民兵都不算。与其说哈马斯在战斗,不如说血海深仇的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在表明自己的抵抗意志。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英国人既支持阿拉伯人独立,又支持犹太人返回巴勒斯坦地区,悲剧就已开始。1947年,联合国以181号决议要求犹太人和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分别建国,耶路撒冷国际化,看似合理,等于结下死结。

最新的消息,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在安理会就巴以冲突召开的紧急会议之后表示,美国已经明确表态安理会声明不是解决巴以冲突的途径,美国认为以色列将哈马斯视为恐怖组织,以方只是在防御哈马斯的袭击。

其实,对于巴勒斯坦人来说,是不是恐怖组织,停不停火,已经无关紧要了。这个民族在仇恨中生活百年,每一个还活着的巴勒斯坦人都是难民身份出生、长大的。以色列消灭了哈马斯就能和平?切断加沙的所有军火渠道就能“安全”? 现在有六百万巴勒斯坦难民,生活在世界各地的难民营中,他们是上个世纪被一步步驱赶出家园的。以色列已经明确提出不允许这些人返回他们世代生活的故土,虽然犹太人认为自己在二千年大流散中不忘锡安是非常值得颂扬的事情。以色列的意图,是由以政府出资,就地安置这些难民。难民所在的阿拉伯各国不同意,巴勒斯坦人自己也不同意。

哈马斯跟本不在意自己被判定为恐怖组织,也不在意用的火箭是山寨版。

图 片:

已添加附件: 无

 

 Copyright 2012, 版权所有 天津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地址:天津市西青区宾水西道393号天津师范大学主校区 邮政编码:300387 管理员:王修鲁